百姓配资

丰润百事通

光绪谢婚宴,一场谁都不兴奋的饭局

百姓配资2020-08-01 09:43:02

 

1889年3月6日,天空晴朗,午后有风。通书上说,这是个好日子。

百姓配资清朝皇室决定在这天办个喜庆的饭局——光绪天子的谢婚宴。几天前,他刚刚办完婚礼,册立了皇后。按礼制,皇室得答谢一下皇后的外家人和王公大臣。

百姓配资饭局很隆重,菜品很华丽。大中午的,“国丈”桂祥带着一大班子亲戚,在太和殿等了很久,早就饿了。可等来等去,天子就是不来。气氛开始不对了,新郎官不来,这饭还怎么吃?谁谢他们啊?谁稀罕他们啊?好不容易听到殿外有急匆匆的脚步声,各人振作了一些。结果,进来的是天子的老师、户部尚书翁同龢。

翁同龢也停住了,他今天有公务延误了时间,本以为迟到了会罚酒,以是匆匆往太和殿赶,没想到一进来,看到的是这种局面。皇后支属恼怒地走掉了,文武官员难堪地走掉了。翁同龢扣问值事太监:“天子怎么了?”太监说,天子早上吐逆,头晕眼花,只好临时取消。

百姓配资这话骗骗别人就算了,作为旦夕相处的帝师,翁同龢自然不信赖。看着这场饭局豪华开场,却草草收场,翁同龢生出不祥的预感:难道天子是在表达对慈禧太后包揽婚姻的不满?

百姓配资果然,光绪天子随后下令将婚宴上的果脯赏给王公大臣,算是圆场。但就是没赏给太后的人马。翁同龢察觉到,这场刻意缺席的谢婚宴预示着一场权利斗争的到来。

天子的“大婚仪式”是清宫里的头等大事。整个清朝,在紫禁城里举行“大婚仪式”的,只有顺治、康熙、同治和光绪4位天子。这次大婚,慈禧太后可谓专心良苦,提前一年半开始准备,任命醇亲王奕譞全面卖力,谕令户部“先行操持银200万两,并外有预捐200万两,备专办物件”。末了,“大婚仪式”共花费至少600万两。奕譞等为了照顾慈禧的体面,不吝截留发往山东、河南的赈灾银两。

根据清朝的老例,“大婚仪式”事后,天子就要亲政了。但慈禧不这么想。她的亲生儿子同治天子死后,没有留下子嗣,她把4岁的光绪抱进皇宫,继续垂帘听政。若从1861年她的丈夫咸丰天子死亡算起,到光绪大婚时,她在清朝最高位置上已经坐了28年。她舍不得放权。

以是,慈禧给光绪找的是“管事婆”。1887年冬天,她故作开明,将一柄白玉快意交到光绪手里,告诉他,5个女孩,快意交给谁,谁就是皇后。光绪立刻推脱:“母后,此等大事,还请您做主,子臣不能自主决定。”慈禧假装客气,让光绪自己选。光绪试着把快意交给江西巡抚德馨的女儿,结果刚一递出去,就听到慈禧在使劲咳嗽。光绪顺着慈禧的眼光看已往,哦,是她亲侄女静芬,于是他泄气地把快意扔到静芬手里。

这次,光绪称病将宴请皇后外家人的饭局给搞砸了,是他的不满公然发作,也是他对太后权利的大胆挑战。履历过大风大浪的慈禧,虽然极其不满,但不动声色。当天,饭局难堪竣事后,翁同龢见到“西边戏未停,听戏者照旧”。

慈禧知道有些戏还得演下去。一个月后,她在光绪的陪同下前往颐和园颐养天年,摆出不管国事的姿态。不久,一个名叫屠守仁的御史揣摸慈禧不愿放权的心态,上奏恳请慈禧继续训政。慈禧震怒,将屠守仁免职,永不叙用。她这场戏还演得很足。

现实上,慈禧“身虽在颐和园,而精神实贯注于紫禁城也”。她以为一个激动轻率到连婚礼答谢都不到场的人,如何能做出正确决定?如何能治理山河?她加速了揽权的行动。1894年甲午战争前夕,帝后党争的公然化,连英国人濮兰德都能察觉到:“李(鸿藻)、翁(同龢)同入军机,于是争斗愈烈,以至牵引宫廷。盖太后袒北派,而天子袒南派也。其时之人,皆称‘李党’‘翁党’,其后则竟名为‘后党’‘帝党’。‘后党’又浑名‘老母班’,‘帝党’又浑名‘小孩班’。”

这场天子缺席的饭局,加剧了皇室家变,家变又导致国变,影响了晚清政局的走向。有人说:“人生有三碗面最难吃,人面、局面和人情。”在谢婚宴这场饭局中,光绪天子显然“三碗面”均未吃好,显得激动、稚子、任性,这直接造成他小我私人的悲剧,也加深了国度的悲剧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© 2015-2020 丰润百事通版权所有